“保温杯里泡枸杞” 这样摄生好吗?

90后对摄生的概念更深于80后,那时她刚读大一,整日就盯着屏幕里一行行代码,屁股在椅子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,后脖颈子常发硬。一天,她俄然意识到“要吃点啥保养保养了”。


90后对摄生的概念更深于80后,那时她刚读大一,整日就盯着屏幕里一行行代码,屁股在椅子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,后脖颈子常发硬。一天,她俄然意识到 要吃点啥保养保养了 。

网店的购物车里,开始多了几款保健品。在选什么牌子上,她还精心研讨了一番,终究锁定了国外品牌。

护眼药是一定要买的,一小瓶下来折合人民币一二百元,和她一个月两三千元的日子费相比,不到十分之一, 还行,不算贵 。还要买瓶护肝药,虽然吃这种药的一般都是爱喝酒的人,但杨蓉传闻熬夜伤眼也伤肝。

收到快递的那一刻,杨蓉边熬夜写代码边吃药的 朋克摄生 日子就此开始。她把保健品放在书桌上,这两年,每到熬夜时,就会往嘴里塞两片。

她自己也知道,这种熬夜又吃保健品的摄生方式很不科学,但又能怎么办呢?功课不能太差、职场不能偷懒,虽然长头发的速度赶不上掉头发的速度,也不能 提前退休 吧。

在 吃吃吃、吃出健康 的路上,1992年出生的徐琦(化名)显然比杨蓉更用心。在旅游文化公司上班的她,办公桌上散落着高矮不一、色彩各异的五六个瓶罐。置物架上,还有几个小药瓶、条状的口服保健品和茶包。

因为之前读书时日子作息不规律,徐琦感觉身体状况大不如前,伤风、失眠、发胖这些都找上门来。最开始她尝试喝,一年前转向了保健品。有补气补血的,有补充维生素的,有补充膳食纤维、蛋白的,还有调度月经、防止便秘的。有的保健品连周围的都没传闻过。这些大巨细小的瓶子里 装 着徐琦对健康的焦虑。

为了摄生,她把坐地铁、吃饭后的时间都拿来在手机上刷保健品,看看摄生文章、功用,搜搜摄生产品的价格,她还咨询朋友圈中从事养分品出售相关工作的朋友。时间一长,许多保健品的功用,她张口就来,把琐细的时间优先给 摄生 现已变成了日子的一部分。

在这些产品中,有的保健品一瓶200片,一日两片,能够让她吃上3个月左右,维生素和补气的药单价均在100元以下,但大部分保健品是进口产品,价格都上百元了。这些买来的产品很多都是 实验品 ,找到效果更好又价格合理的同类产品后就会被换掉。

除了吃,她还要让身体动起来。为此,她办了几千元的健身年卡,买了防的洗发水。在她看来,这些都是防止20几岁的自己提行进入30岁的 根本配备 。关于刚工作一年、每个月拿着6000多元工资的徐琦来说,这些摄生上的开支,现已占了工资的一半。但就算工资不高, 挤 也要 挤 出摄生的钱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