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史学故事观】汉文帝刘恒心目中的“三桩大事”方鞭策治国爱

来历:漯河网 时间:2017-03-09 09:05:00 点击: 今天评论:

落日白叟  孟魏坚

今叙往汉文帝刘恒心目中 三桩大事 其故事总感萦回在心,难免为人镜鉴以自照。当以惕非且赖于人伦,一言以蔽之;重在爱民。文帝心目这 三桩事 激发着他个人的励行图志,为国为民理政有方,尤是他廉政之德与恭检之心,故汉朝文景时代社会安定,使民丰衣足食,被人誉前史上的 文景之治 。

从汉文帝心存第一桩大事的教训和铭记来看,便是秦始皇与秦二世为君的凶狠无道,其日子享用奢靡无比,故当时征收赋税无度,所享奢华无量,为此大肆滥用民力,筑长城,修驰道,大建阿房宫;尤其是所修骊山幕,征全国之民七十万为劳役,并灌溉铜液为宫,施设水银为河,灵便的挥动墓道,构成机械的滚动,使其阴朝鬼门关类如逼真,致使劳民不堪其苦,令人不可忍睹,当时竟遭世人之恨,方殃起农民起来反秦,不约而同揭竿而起,便是陈胜为领袖,从而促使秦亡。

他心目中第二桩事,是在刘邦身后,悍然由  吕后灭刘氏的野心,她随诛杀朝中大臣,并毒死戚夫人儿子赵王如意,又将戚夫人削去四肢为 人猪 将她投入猪圈里,致使她受尽折磨而死。当叙其惨状,犹如文帝历历在目,时幸有 朝中大臣对此所抱义愤不平,即呈现周勃与陈平起来辅佐刘氏,他们愤然一同诛杀吕氏所有皇亲,从而大臣打压吕氏而吕氏悉数灭门,这便是刘恒的阅历与见闻。

第三桩大事,便是刘恒的个人身世,其人素有身世低下,历来不被皇亲国戚所注重。首要从汉文帝刘恒的母亲来说,其女为薄氏,她曾历经许多凄风苦雨,又遭受过无数的乌烟悲情,方为度过终身。薄氏原为吴中人,当秦末魏豹奔楚,并受楚怀玉之助,而立为王,当时魏豹便纳了民女薄氏为姬,随入于魏宫,及至魏豹被刘邦虏后,而薄氏随入汉室的未央宫内,专门供皇家贵族做织锦室工,特做文秀之服,而遭到赏识,从而薄氏即成一位奇妙的织锦者,只因个人的身份低下,又生怕在宫活不下去,所以她处处做到谦恭慎重予以待人,当汉高祖刘邦见之,便将她纳为宫中为妃嫔,并召幸她侍寝,从而方生下汉文帝刘恒,于是刘恒在八岁时便立为代王,其母薄氏随子前赴代郡(即燕北桑乾之地),当在刘邦身后,宫殿内讧斗争泛起,从吕后之暴,人人自危,这时候薄氏之心境,亦屡有战战兢兢,时生怕涉入宫殿纠葛之情,于此幸而智遇 峰回路转 ,随得到朝中大臣周勃,陈平对刘恒的重复筛选而拥戴,方做出对他的荐驾早日进京,于是众所推尊刘恒为当朝国君,但因为他被皇家从来不受注重的刘家分支体系,随一跃为皇权在手,方使他念念不忘 秦苛吕暴 的不仁,故其思维萌发俭省之德与恻隐爱民,他随筑起 天台 为标志,示其昭俭防奢,尝作为自惕,从刘恒以节俭爱民之心,使全国之民以达丰衣足食,即在汉文帝二年(公元前178年)与其十二年(公元前168)他两次具免全国田租之半,遂又倂其半将租税尽除之。到了文帝末年又令诸侯无入贡,弛山泽,而群众想到文帝国用之钱不知由何取给?这盖属文帝之恭俭让,固自成性,而当时差役之法,尚行用民之力,没必要催募也。(此则详见谢肇淛《五杂组》卷十五事部三)。